79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最是一簾幽夢(我和舅媽)第一部1~4完

最是一簾幽夢(我和舅媽)第一部1~4完

? ?第一章??那年年少,你就闖進了我的心



第一次見到君兒是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年10歲,正是朦朦朧朧的年紀,

就感覺她好漂亮,符合當時的我對女性的一切幻想。



她跟她的兩個姐姐在一起說話,我跟同伴玩耍的時候跑過她們身邊,同伴摔

了一跤,我扶他起來,擡頭就看到了君兒。



? ? 她對著我笑,又跟姐姐們說:「咱村子裡誰家的小孩啊,男孩女孩,真俊。」

有些柔弱,有些淒美。



? ? 君兒大姐陸九月笑著說:「他外甥啊,你這都是訂婚酒了,連外甥都不曉得

咯。」



? ? 君兒聽了似乎蠻不高興,小聲跟兩個姐姐說著什麼。我就突然惡作劇一般的

喊了一聲:「舅媽,大娘娘,二娘娘。」



? ? 君兒就突然臉紅了,狠狠地瞪了我一下。那年君兒18,成了我的舅媽。



舅媽跟舅是娃娃親,因為外婆生病沒有錢供舅讀書了,舅輟學幾年,就跟舅

媽結婚了。



? ? 舅年輕的時候在我的印象中是個書呆子,還有些小氣,是他們村第一個戴近

視眼鏡的人。



? ? 我們屬於北方比較窮的村莊,讀書是唯一的出路,戴眼鏡在那時的人們眼中

就是好學生,我並不這麼認為。舅媽也不這麼認為,她說戴眼鏡就看著沒有了男

人氣了,柔柔弱弱的。

??

說起外婆,心中總會甜甜的。她最寵愛的孩子就是我,從記事起一有時間就

往她家裡跑,我家到外婆家裡只行兩個小時,從不覺得累,總是樂此不彼。這也

間接導致了我跟舅媽的這段緣分(是孽緣吧,我只是不想承認)。





? ? 言歸正傳:



? ?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表妹一歲了,但是外婆病情也開始加重,我一有時間就

去看外婆。



? ? 但是外婆因為得的是肺結核,舅就不讓我跟外婆外公一起睡了,讓我跟他們

還有小表妹一起睡。我挺不願意的,當晚就鬧了脾氣,外婆就哭,舅媽摸著我的

頭說小林你也長大了要聽話。我還介意她聽嫁給舅的事之後不高興的事情,不想

在她面前露怯,所以就答應了。



期末全縣統一考小學升等考試,我不負眾望考了全縣第三名,其實我可以考

第一的,因為考試前喝的水有點多,考試由緊張就直接尿教室裡了,害得我數學

試卷沒檢查。



? ? 那時候舅媽見人就取笑我,說看我外甥多厲害尿教室了還考了全縣第三名。

我都發了好幾次誓說沒人曉得,她都給我不保密。



暑假我就像往常,一下在家照顧外婆跟表妹,舅他們就去地裡幹活。



? ? 直到那天,平靜的生活就我親手打破。



? ? 外婆在外屋我躺著,小表妹在裡屋睡覺,沒有好看的電視,無所事事的我就

去舅的書櫃中找《讀者》看,然後就找到一本帶鎖的女士日記本。它應該是舅媽

的,沒想到舅媽還寫日記,想都沒想想就打開了(開帶鎖的日記本是老爸教我的,

他老打我的日記本,用針一挑就開了)。日記是從表妹出生之後開始記的,有幾

段內容記得比較清楚:



孩子出生了,他起的名字,很俗,但是無所謂了,孩子平安幸福就好。她不

要像我,要過自己喜歡的生活。要像小林,長得俊,還要學習好。



小林今天哭了,因為不能跟婆婆一起睡。我突然有些心疼他,這個世界,親

人最重要,這也可能是我不反抗這段婚姻的原因吧。



兩年了,地裡面勞作很苦,有些想在縣城開縫紉店的時候,但是看到倩兒,

就感覺無所謂了。他小氣,不浪漫,種種,但始終是一個顧家愛家的人,這對一

個女人來說應該夠了,夠了嗎?



小林考的很好,但是竟然考試的時候緊張尿教室裡了,笑死我。兩年長好高

了哦,快跟我一樣高了,孩子就是長得快,所以倩兒要快點長哦。



……



我蠻感性,正好前幾天剛看完了路遙的《平凡的世界》,看了日記之後所有

的書生意氣就一起爆發了,然後就哭,突然就理解她了,舅不浪漫不闊氣,一點

都不中她心,但是她還是嫁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害死人。



? ? 晚上的時候就一直想著日記本的事,很晚都沒有睡得著,迷迷糊糊中就聽到

舅媽的聲音:「小林在呢?」



? ? 我很緊張,又隱約期待著什麼,慢慢調整呼吸。一會兒,就感覺一隻手摸進

我被窩,摸到我的肚子,手很軟,手腕溫熱,我知道這是舅媽的手,我嚇得抖了

一下,就感覺手停住了,不知為何小弟弟就突然翹的直直的,我更是緊張,想翻

身擋一下,又不敢。那只手突然徑直伸進我內褲,掐了我硬邦邦的小弟弟一下,

又握了一下,又狠狠的掐了一下才收回去。



那晚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第二天就夢遺了,第一次,囧的要死。



我十點鐘才醒來,表妹不在,應該是被他們帶到地裡去了。



? ?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洗內褲,遺精我不陌生,因為我比較喜歡看書,從書裡就

曉得有這麼一回事,只是怕被舅媽看到,把內褲曬到外院一堆用來燒飯的乾樹枝

的背面。



? ? 十一點,舅媽帶著表妹就回來了,我有些不敢看她,抱過表妹就準備跟著她

去廚房,像往常一般幫著她燒火做飯。



? ? 她轉過身,手裡邊拿著我曬到外邊的內褲,說:「乾了,差點被風吹走了。」



? ? 我臉紅了,拿過內褲轉身進屋放到我的包裡。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燒火的原因,我的臉一直是熱熱的,低著頭一直往竈裡放

樹枝。



? ? 「小林,火太大了,少放點樹枝。」舅媽說。



? ? 「哦。」我把火壓得小一點,然後擡頭看她,就看到她對我笑,然後摸著我

的頭說:「沒的事,舅媽不會跟別人說的。」



? ? 我低了下頭又擡起來,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她好像知道我要說什麼一般,

說道:「你舅我也不會說的。」



? ? 我點點頭,小聲嗯了一聲。她又摸了摸我的頭。



以後我就特別注意舅媽,她有一米六高,現在看來是美女的標準了,但是對

農村地裡幹活的婦女來說,有些瘦了。她有許多好看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做的,

但是只有去縣城才穿。



幾天之後因為地裡莊家收的差不多了,舅就去出門打工去了。跟舅媽獨處,

我有些高興。



之後連著幾天陰雨綿綿,無所事事的我,就去找這邊的小孩玩耍。天黑才回

家,發現門鎖了,我就喊舅媽開門。



? ? 舅媽是跑著來開門的,開了門,我看到她只穿著一條吊帶,長長的一直到膝

蓋。



? ? 她開了門叫我把門鎖了就跑著回去了,我把門鎖了進了裡屋,看到地上一大

盆水才曉得她是在洗澡,小表妹在炕上睡著了。



「舅媽,你洗完了沒,我出去玩哈子再回來。」



「沒事,完了,你把桌上那盆水跟我淋一下頭髮。」舅媽坐在椅子上低著頭,

指了指桌上說。



? ? 我拿起水盆給她澆頭發,就看到她吊帶包不住的胸脯,很大一片,白白的,

隨著洗頭的手一晃一晃的,我的腦袋就白茫茫一片。



「小林,小林,傻了啊。」我回過神就聽她說:「你也洗洗吧,這水熱著呢。」



? ? 看到舅媽一邊拿毛巾撮頭髮一邊指著水盆,兩顆乳頭尖尖的,格外顯眼。我

低下頭說好。



我們這邊水特別珍貴,以前都是我先洗了以後舅舅就著二道水就洗。我三下

五除二脫的只剩一條內褲,一會兒就洗完了。



? ? 正好舅媽擦了頭髮抹了油。我們一起把水端出去倒了,離她近點就聞到淡淡

的香味兒,至今不曉得這是什麼油,這種味道至今帶我腦海中徘徊,後來我問她

什麼油,她也忘記了。



? ? 可能是留在我腦海中的是那種少年情愫的感覺吧。



表妹醒了,哭著要吃奶,舅媽很生氣說:「這麼大了還吃奶,疼死了,小林

你把辣椒面拿過來。」



我去廚房把辣椒面拿過來,舅媽拿掉左肩的吊帶,漏出白白的乳房,很大,

翹翹的,乳頭圓圓的,紅紅的,不像很多婦女那般黑。她見我拿著辣椒盒在那裡

傻站著,就說:「抹點,倩兒嚐著辣以後就不敢要奶喝了。」



「嗯。」我手指蘸了辣椒就乳頭上抹,因為緊張蘸的有點多,辣椒油順著奶

尖一直往下流,我慌了,就趕緊換了一隻手擦辣椒油。那是我第一次摸舅媽的乳

房,軟軟的,熱熱的。



「小鬼靈精,你是要塗我一肚子吧。」舅媽笑著說。



? ? 我說:「不是。」



? ? 舅媽說:「洗洗手,那個熱毛巾來。」



? ? 我拿著毛巾去廚房,洗了手燙了毛巾拿進裡屋,看到表妹果然不喝奶了,被

舅媽哄著睡著了。



舅媽拿過毛巾當著我的面就擦辣椒油,我也開始膽子大了,不躲著,就看,

我知道舅媽不罵我。



? ? 舅媽的皮膚白白的,沒有像其他的農村婦女那樣黑,我才想起舅媽每次幹活

都是穿的厚厚的,戴著遮陽帽跟手套,舅媽很愛美呢。



? ? 舅媽擦了之後,我就把毛巾拿出去洗了,回來看到舅媽趴在炕上寫日記,我

就拿一了本故事會隨便翻著看。



? ? 聽著舅媽細細的呼吸聲,想著她的乳房,白白的肚子,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

「小林你不學好,看的這是什麼啊。」舅媽湊近我,指著書說。



? ?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到書上寫著這麼一段話:『她的胸脯即使被衣服包裹著,

都能感覺到他的大,兩隻小白兔似乎要甭破衣服跳出來一般。』我都沒法解釋,

只是低著頭不說話。



「現在還小,不要看這種,要好好學習,長大才能看。」舅媽摸著我的頭說。



「嗯。」我轉過頭對他說,看到她的眼睛大大的,亮亮的。



第二天,雨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我因為不聽舅媽話少穿了衣服就感冒了。

舅媽拿感冒藥給我吃了,到下午還是不見好,舅媽說快要開學了,還不見好就要

讓我爸爸帶到縣城裡去看看。我蠻不想的,但是沒辦法。



晚上舅媽讓我跟她擠一個被窩,蓋兩床被子,這樣能出汗,感冒好的快一些。

把表妹哄睡著了,舅媽就催著我睡覺了。我都不知道手放哪裡,像立定一般的放

的直直的。



? ? 舅媽讓我早點閉著眼睛睡覺,但是我一點都沒有睡意,感覺到她一會兒摸摸

我的頭,一會兒試試我的被子蓋好沒有。小弟弟又翹起來了,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轉過身。



「別亂動,小心被子裡面進了風。」



? ? 舅媽說著就替我掩被子,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乳房挨著我的背,軟綿綿的。

舅媽掩了被子往回收手的時候就碰到了我直挺挺的小弟弟。



「小屁孩子,感冒了還想亂七八糟的事情。」說著就掐我的小弟弟。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它就這樣了。」我小聲說。



「沒事,好好睡覺就好了。」



? ? 舅媽的聲音軟軟的,氣吹到耳朵,癢癢的。說著就把手伸進我的內褲,壓了

一下,小弟弟條件反射地彈了一下。舅媽就握住它,上下套了兩個,我感覺更熱

了,有些發抖。



「舅媽,我的雞雞上怎麼會長毛呢。」我小聲問。



? ? 其實我知道長大都會長毛,上廁所的時候就看到同學的長了很多,我的只有

幾根。



「長大了都會這樣的,別害怕。」



? ? 我能感覺到舅媽的聲音有些顫抖。舅媽說著就在我小弟弟根部找到幾根毛毛,

一根根捋著。



「睡覺吧,明天醒來感冒就好了。」舅媽似乎要把手取出來。



「舅媽,你抱著我睡,好不好。」我說。



舅媽半響沒有說話,然後就感覺到她一直胳膊從我脖子下邊伸過來攔著我,

一隻胳膊從我腰穿過去伸進內褲,握住我的小弟弟,輕聲說:「睡吧。」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跟一個女人一起抱著,抱得很緊,緊的快要窒息。然

後就感覺我的小弟弟抖了好幾下,我知道我又夢遺了。



? ? 我準備要脫掉內褲的時候,感覺到一隻手鬆開了我的小弟弟,我猛然曉得我

還在舅媽的懷裡呢,我夢遺了舅媽一手,舅媽才醒來了。



? ? 我不敢醒來,閉著眼睛裝睡。舅媽在我內褲上擦了擦手,然後輕輕脫掉我的

內褲,替我擦了小弟弟上的精液,然後握住它搖了搖,我忍著不讓它硬起來。



? ? 被子裡一股冷風吹進來,舅媽起身了,我聽到她遠去的腳步聲,長長深了一

口氣,才準備起床就聽到腳步聲又來了,只有繼續閉著眼裝睡。



? ? 舅媽輕輕躺下,拿一件內褲慢慢替我穿上,然後手伸進去,握著小弟弟,還

沒等舅媽像先前那樣搖,就不受控制的硬了。舅媽怔了一下,沒有拿回手,說:

「小林,你醒了啊。」



我輕輕嗯了一聲:「舅媽,我感覺我感冒好了。」



「是啊,感冒好了你才會做壞事,是吧?」舅媽拍了一下小弟弟又說:「感

冒好了就好,我都擔心死了!



我轉過身,看著舅媽的眼睛說:「舅媽,你對我真好。」



? ? 舅媽拿出握著小弟弟的手,摸摸我的頭說:「傻孩子。」



「舅媽,幾點了,什麼時候起床。」



「才六點鐘,還在下雨呢,再睡會兒。」



? ? 舅媽說著就替我掩好被子,手抱著我的屁股,往她哪裡緊了緊。我的臉貼著

舅媽的脖子,感覺小弟弟貼著舅媽的肚子,軟軟的,快要陷進去了。



「你這咋這麼不老實呢。」舅媽手伸進內褲,掐了一下我的屁股,酥酥麻麻

的。



「我不知道,一挨著你就這樣了。」我在被窩裡悶聲說到,嘴貼著舅媽的脖

子,感覺到她的脖子熱熱的。



「你長大了,以後不能跟舅媽一起睡了。」舅媽舒了一口氣說。



聽到這個我很傷心,感覺這可能就是最後一次跟舅媽一起睡覺了。伸過胳膊

抱住了她的腰,抱得緊緊的。



舅媽見我不說話抱緊她,似乎感覺到了我的不捨,許久才輕聲說:「那你要

聽話,不要讓別人知道。」



我很高興,點點頭,又說:「嗯。」然後惡作劇的舔了一下她的脖子,「舅

媽,癢不癢。」



「不癢。」舅媽小聲說,聲音有些發顫。



我又舔了一下,「癢不?」



「不癢。」



我拿手在她咯吱窩撈了一下,舅媽說:「癢啊,乖乖睡覺,不要把倩兒吵醒

了。」??



第二天我還是回去了,爸爸來接我的,爸爸是做藥材生意的,很多時間在外

邊跑,平時沒有時間管我,這次回來肯定是要把我帶回家準備上學的事情了,用

老爸說快要開學了,要回去看看書收收心。



? ? 我滿臉的不捨,舅媽就摸著我的頭說:「回去好好讀書,長大了出息了帶舅

媽去旅遊。」我點頭說好。



我家裡在農村,因為考試考得比較好,老爸就動用他做藥材生意的同事聯繫

到聯繫教育局的人,把我轉到縣一中去讀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