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暴力虐待 » 楊钰瑩性奴生活

楊钰瑩性奴生活

(上)



一輛漂亮的保時捷跑車在寬闊筆直的海濱大道飛馳,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

但大家注意得更多的是開車的人——一個長發飄飄,戴著墨鏡的美女,活脫脫的

「香車美人」。也許是由于墨鏡的原因,大多數人都沒有認出她就是大名鼎鼎的

甜歌星——楊钰瑩。在黃昏時落日的餘輝下開跑車兜風是她的愛好。



「嘀嘀……」她使勁按喇叭,卻遲遲不見傭人來開門,這個小保姆,不知道

又跑到哪?偷懶去了。楊钰瑩隻好自己下車去開門。就在這時,不知從哪?冒出

三個黑衣人,「楊小姐,我們是公安,有件事情請你回去協助調查。」爲首的黑

衣人掏出一個證件飛快的晃了一下。另外兩個壯漢不由分說,架起她的雙臂,就

往旁邊拖。



「你們想幹什麽?救……」楊钰瑩還沒來得及呼救,小嘴已經被一團白布堵

住。幾乎被半擡著塞進一台依維柯。



這是一間昏暗的房間,窗戶上都拉著厚厚的窗簾。唯一的一盞聚光台燈正直

射在楊钰瑩白嫩俏美的臉上。幾雙眼睛在黑暗中冷漠地注視著她。



「你和賴X星是什麽關系?你的跑車和別墅是哪來的……」



「我爲什麽要告訴你們?你們是哪個公安局的?是廈門市的還是省廳的?我

叔父和你們公安廳長很熟的。你們最好放了我,否則小心你們的飯碗。」楊钰瑩

顯然很生氣。



「我們不是公安廳的。」一個人回答道。



「難道你們是公安部的?」楊钰瑩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但很快又恢複了平

靜,「公安部我叔父也有交情,李部長……」



「我們也不是公安部的,你不用猜了,我們是中央直屬領導的特別行動組。」



聽到這?,楊钰瑩的心?頓時涼了一截。也不敢那幺囂張了。是什麽事情要

觸動中央來調查呢?作爲賴X峰的枕邊人,賴X星賴X峰叔侄以及遠華公司的事

情她多少知道一些,但她也深知若非上上下下都有堅實的靠山,遠華公司絕不會

象今天這樣紅火;其它大大小小的所謂「調查組」也在賴X星的翻雲覆雨中被擺

平。但今天由中央派出的這支秘密小組,恐怕是賴X星遍布上下的「情報網」都

沒能發現的。



「你們想問什麽?我是個普通老百姓,可什麽都不知道。」楊钰瑩的口氣已

經軟了很多。



「喲,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楊小姐怎麽成了老百姓了。說說你和你的姘頭賴X

峰的醜事吧。」黑暗中的人挖苦道。



「你……你說什麽?你怎麽能這麽說話?」受到這樣言辭的刺激,她顯然有

些激動,晶瑩的淚水在眼框?轉動。



「不許你們侮辱我。」



「難道我們說錯了嗎?陪人家睡三年就可以換五百萬和一輛保時捷,還有一

棟漂亮的別墅。楊小姐還是蠻會做生意的嘛。」另一個聲音在黑暗中說道。



楊钰瑩十分詫異,說話也變得結巴,「你們……你們怎麽知道的?」這樁錢

色交易本來隻有賴X峰叔侄等寥寥幾人知道的。



「我們還知道很多呢,你最好老實交待,不然有你好受的。」冷冷的話音再

次響起。



這時的楊钰瑩心亂如麻,賴家叔侄的爲人她是很清楚的,他們在廈門簡直可

以一手遮天,黑道白道都要賣帳的,如果出賣了他們,下場恐怕會很慘。自己雖

然曾是名紅歌星,但在賴家看來,不過是手中的玩物,發洩淫欲的工具罷了。



一但作出背叛的舉動,不僅自己的性命保不住,隻怕全家都會糟殃。何況遠

華公司在中央也有很硬的後台,說不定一個命令下來,這個調查組就得乖乖撤走。

到那時,自己豈不是枉爲小人?想到這?,她打定主意什麽都不說……



************



審訊一直在持續,被輪流訊問了一晚上,楊钰瑩始終沒有透露一點口風。漸

漸,她的眼睛適應了強光的照射,可以看清審訊她的有三個人。一個國字臉的中

年人,好象是爲頭的;還有兩個年輕人,一個尖嘴猴腮,另一個兩撇倒豎的眉毛,

一副苦瓜臉。



「看來你是打算頑抗到底啦?」中年人沈吟著,一時也沒有什麽辦法。就在

這時,他的手機鈴響了,低頭看一下號碼,臉色微微一變,趕忙到外面接電話。



一會兒,他興沖沖的走進屋,向兩個年輕人宣布,「剛才上頭命令,三天之

內,必須取得突破性進展,必要時可以采取一切非常規手段。否則我們隻好夾著

尾巴回北京。」他對「非常規手段」說得十分用力,楊钰瑩聽到後身體一顫,最

後一句話卻是壓低嗓門說的。



兩個年輕人輕輕的歡呼了一聲,仿佛操練已久的士兵終于等到了上陣的機會,

站起身來,走到楊钰瑩身邊,眼?放射出奇異的光芒。



「不要過來,你們想幹什麽?」楊钰瑩害怕地把身子向後縮。



那個苦瓜臉一個箭步上前,抓住她的雙手,反剪到背後。尖嘴的家夥不知從

哪?弄來一捆細繩,一匝一匝把她的手牢牢的綁在椅背上。楊钰瑩拼命掙紮,卻

怎麽敵得過兩個男人。接著她的雙腳也被死死的分開綁在木椅的兩條腿上。讓她

分毫不能動彈。



「救命啊……」楊钰瑩大聲的呼救。



「你喊吧,就是你喊破了嗓子也沒人會來救你的,這間房子都是用隔音材料

做的。現在就算在這兒開槍殺人,外面的人也聽不見。」尖嘴漢子獰笑著說。



「既然你不配合,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苦瓜臉陰森森的接著說到。精瘦

的大手伸出,隻聽見「嗤嗤」幾聲,乳白色的洋裝正面被撕成幾塊,上身雪白的

肌膚露了出來,豐滿的乳房被一副無肩帶的白色胸罩緊緊包裹著,胸罩的上半部

分居然是透明的薄紗做的,乳頭以上的半個乳房及乳溝都可以清楚看到。



「真是個淫婦啊,居然戴這種奶罩,擺明了想勾引男人嘛。」三個男人一邊

目不轉睛地欣賞,一邊發出評論。



楊钰瑩的臉都紅到了脖子根,其實這種情趣內衣是賴X峰要求她穿的,這種

打扮可以更加勾起賴X峰的情欲,她本來不喜歡穿的,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上面都穿成這樣,下面不是更淫蕩?」尖嘴漢子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她的

短裙。



「不要。」楊钰瑩尖叫一聲,眼睜睜看著卻無法阻擋。



「嗤嗤」短裙也被撕成幾條。果然,下身穿的是一條極窄的白色小內褲,僅

僅夠遮住隱密部位,小腹的那一部分也是透明的薄紗做成的。稀疏的陰毛清淅可

辨。平坦的小腹上方,自然凹下部分中心是一個精緻的肚臍眼。



「嗬嗬,果然不出所料。」三人一邊淫笑,一邊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位甜歌星

的妙曼軀體。



「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我給你們錢。你們要多少我給多少。」楊钰瑩苦

苦哀求。早已不見了開始時的高傲神情。



「媽辣個巴子,你以爲有錢了不起啊。誰希罕你那幾個肮髒的臭錢。」



「別跟她啰嗦了。」尖嘴漢子不顧楊钰瑩的反對,毛手毛腳的去扯她的胸罩。

在一陣尖叫聲中,一對豐滿雪白的肉球跳了出來。



「哇。」三人齊聲發出贊歎。六隻眼睛齊刷刷的盯在這兩隻乳峰上,它們正

隨著主人急促的呼吸上下微微顫動著,圓潤的乳房仿佛兩隻倒扣的甆碗,嫣紅的

乳頭傲然翹立。



尖嘴漢子連口水都流了出來,「靠,怪不的姓賴的肯花五百萬包你。」



「辦正事要緊。」國字臉捅了捅尖嘴。他這才回過神來。轉過身去,不知找

什麽東西。一會兒,他拿了一根黑黝黝的棍子過來。楊钰瑩恐懼地望著,不知是

什麽東西。棍子的頂端有兩個小小的突起,尖嘴奸笑著按動開關,兩個突起之間

冒出藍色的火花。原來是一根電棍。



楊钰瑩早就嚇得魂不附體,他們竟然要用這種刑具來對付自己。忽然,尖嘴

漢子伸出左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女歌星嬌嫩的乳頭,疼得她皺起了眉頭。



「太小了,弄大一點好電一些。」在不斷的捏弄下,楊钰瑩的右乳頭不由自

主地脹大起來。正當女明星沈浸在又癢又疼的刺激中時,忽然一陣電流穿透奶頭,

並擴散到全身。



「哎喲……」楊钰瑩一聲哀叫,身體劇烈的掙紮。秀發隨著頭部的甩動而飛

舞,兩隻乳峰大幅晃動。幸好早有苦瓜臉緊緊按住她。



「呵呵,滋味不錯吧。」話音未落,尖嘴漢子又操起電棒,狠狠地電了一下。



「啊……」楊钰瑩又一聲慘叫,大滴大滴的眼淚從美麗的眼睛流出。「饒了

我吧。」



「不給你點苦頭吃,你還不知道厲害。」尖嘴漢子毫不憐香惜玉,又在她嬌

嫩的乳房上電了一下。雪白的美體又是一陣無奈的掙紮。



「尿了,尿了。」苦瓜臉驚奇的喊道。



隻見女歌星薄薄的小內褲已經濕漉漉的一片。



「啧啧,這麽大的人了還尿褲子。」國字臉幸災樂禍的挖苦,又對苦瓜臉使

了個眼色。「還不快幫楊小姐換下來,穿在身上會生病的。」



苦瓜臉楞了一下,然後樂顛顛的去執行這個美差。



隻見他蹲下身子,兩手的食指勾住女歌星大腿兩側內褲的細繩,用力往外一

掙。繩子應聲而斷。他把扯爛的內褲揉成一團,湊到鼻子前嗅了一下。「好騷,

好騷。」



「哎呀……」楊钰瑩屈辱而又羞澀地呻吟了一聲。此時她已經完全一絲不挂

了,漂亮陰戶一覽無餘地暴露在男人們火辣的目光之下。兩片粉紅的陰唇微微張

開,上面還挂著幾滴黃色的尿珠。



「怎麽樣?有沒有想起什麽來啊?大歌星?」國字臉的中年人幸災樂禍地調

侃道。



楊钰瑩剛剛從電擊的痛苦中清醒過來,「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說什麽呀?」



「哼,還不覺悟。」中年人向尖嘴漢子揮揮手。



尖嘴漢子心領神會地拿著電棒蹲下來,仔細地觀察毫無遮掩的秘處。楊钰瑩

發覺他的企圖,「不要,不要在那?……」



「嘿嘿,那可由不得你。」尖嘴漢子幹笑了兩聲。用手指分開粉色的花瓣上

部,中指熟練地探尋陰蒂所在。靈巧的手指輕輕剝開包皮,讓小肉豆暴露在空氣

中,「嗯……」女人極度敏感的部位被觸摸,楊钰瑩發出惱人的呻吟。



尖嘴漢子不斷地用手指挑逗小肉粒,使它驚人地膨脹起來,楊钰瑩的身體早

已受不了這種快感的刺激,在木椅上輕輕地扭動起來。



這時,小肉豆已經脹大得無法縮回包皮內。尖嘴漢子見時機成熟,果斷地拿

起電棍,電在高聳的陰蒂上。隻聽見「啊……」一聲慘叫,一股黃色的液體激射

而出,險些噴到尖嘴漢子的臉上。楊钰瑩終于抵受不住,昏了過去。



一盆涼水波在楊钰瑩頭上,激得她一個冷戰。「我說,我說。」她無法再忍

受那種地獄般的電擊,終于崩潰了。



「這就對了嘛,早說不就行了。」



中年人忙指示苦瓜臉作記錄,尖嘴漢子則站在旁邊,一看到楊钰瑩有呑呑吐

吐的地方就電一下她的乳房。



兩小時過去了,終于交待完了,楊钰瑩松了一口氣。



中年人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今天就到這?吧,大家累了一天,也該娛樂

一下了。」說完眼睛色眯眯的盯在楊钰瑩的誘人的祼體上。「大家自由活動吧。」

三人圍攏上來。



「你們幹什麽?我全都說了,你們應該放了我。」楊钰瑩害怕地說。



「我們是想放了你,但是我們的老二卻不答應。」尖嘴漢子淫笑著回答道。

楊钰瑩這才發現他們的褲裆早就支起了一座座小帳篷。



他們七手八腳地解開女歌星腳上的繩索,卻不放開手上的繩索,尖嘴和苦瓜

臉自覺地舉起楊钰瑩兩條修長的美腳和身體對折,陰戶凸出朝向國字臉的中年人。

國字臉早就解開褲子,掏出堅硬已久的紫紅的肉棒,直插毫無屏蔽的小穴……



「唔」由于事先毫無潤滑,中年人的插入讓她感到有些痛苦。另外兩個年輕

人則騰出手來,不徐不慢地搓揉著兩隻豐滿的乳房。



國字臉直插了五六百下,將精液射在楊钰瑩的肚子上。尖嘴漢子趕緊上來接

力……



毫無抵抗能力的楊钰瑩隻能任由他們輪流在自己的身體上發洩。



……



「一千,一千零一,一千零二……」國字臉和尖嘴漢子興奮地在一旁替苦瓜

臉數數。沒想到苦瓜臉竟是他們中能力最強的,賣力地幹了一千多下,絲毫沒有

要射的意思。這可苦了楊钰瑩,幼嫩的肉唇隨著長大的肉棒進進出出,幸好被幹

了這麽久,淫戶?也滲出了一些液體,否則陰道內壁早被磨破了。



又幹了幾百下,苦瓜臉終于拔出巨大的陽具,將又白又濃的子孫液射在楊钰

瑩身上。



************



她站了很久,腿早就麻了,更要命的是腰長時間彎著不能伸直,已經酸得快

要折斷了。現在楊钰瑩的姿式是:雙手成一字形與肩高綁在一根兩米多長的竹竿

上,象挑擔的樣子。美麗的長脖子上套著一個黑色的項圈。項圈上有一個金屬小

環,一條細鏈系在小環上,鏈子的另一頭固定在地上。



由于細鏈的長度太短,她隻能尴尬地彎著腰,身體折成一個鈍角,烏黑秀美

的長發散亂地下垂著,豐滿的乳房由于身體的前傾更顯碩大,肥白的屁股向後撅

起。一根約一米長的木棍綁在兩腳之間,使她修長的雙腿隻能分開站立,隱密之

處完全顯露出來。被三人操了很多次,兩片肉唇無法完全閉攏,留出一個橄榄形

的小口,在燈光的照射下,都可以看見腔內粉紅色的秘肉,濕漉漉的還閃著光。



楊钰瑩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落到這種下場,昨天還趾高氣昂地出入高級商

場、美容店;開著名貴跑車吹海風。



今天卻被關在一昏暗的房子?,脫光衣服,被三個男人肆意淩辱。現在自己

的處境簡直比一個囚犯還不如。想到這?她不禁有些恨賴家叔侄,都是遠華公司

搞出來的事,害得自己也牽扯進去。她卻不想想,要不是遠華公司,她哪來這麽

多榮華富貴。



想著想著楊钰瑩腰已經酸得不行了,雙腿微曲就要向前跪下來,「啪」一聲,

一道黑影飛速擊在她白嫩的臀部,立刻留下幾道紅印。「哎喲」楊钰瑩一聲慘叫,

連忙又站直了腿。尖嘴漢子出現在她身後,手拿一根類似拂塵的東西,黑木把,

前端是用皮革裁成一絲絲的,打在身上雖然不如皮鞭疼但也夠受。



「想偷懶?不站足一個小時別想休息。」



「小李,真有你的。這招「老農挑糞」夠這娘們受的。」國字臉誇獎道。



「嘿嘿,過獎過獎,還有幾招沒使呢。」尖嘴漢子笑著說道。原來他姓李。



聽到還有更多的折磨楊钰瑩嚇得花容失色、渾身發抖,「饒了我吧,我什麽

都已經說了。」



「老子看你剛才交待問題的時候眼珠骨碌骨碌亂轉,肯定沒說實話。先嘗嘗

老子的「美人三招」再說!現在才第一招呢!」尖嘴漢子惡狠狠的說道。



「宵哥,先把這?的東西用完再說吧。」苦瓜臉說完指了指旁邊一個打開的

皮箱。?面放著皮鞭、手拷、各種大小的夾子,鐵鏈等SM用具。「這可是上面

特批從日本購買,專門審特別女犯用的。」



「呵呵,對啊,我差點忘了。」尖嘴漢子搔了搔頭。



苦瓜臉從皮箱?拿出一副用細鐵鏈連在一起的小鋼夾,走到楊钰瑩身邊。



「不要,不要。」她拼命的甩頭。但兩隻鋼夾還是夾在了她的乳尖上。「媽

呀,好痛。」無情的金屬制品緊緊咬住神經末梢豐富的乳頭。



尖嘴漢子嘿嘿笑著,從箱子?拿出一些小砝碼,一個個挂在她雙乳間的鐵鏈

上,直將纖細嫩紅的乳頭向下扯得約一寸長。「啊……」楊钰瑩一聲慘叫,眼睜

睜著看著他們虐待自己的美乳卻毫無辦法。



「下面也要夾的。」國字臉提醒道。



「知道了。」兩人答應了一聲,又在楊钰瑩的下身忙碌起來。苦瓜臉先用手

指將她的陰蒂刺激得不由自主的勃起。再將帶環的小鋼夾夾住小肉粒。楊钰瑩身

子一軟,差點倒下,兩人忙扶住。



「媽的,你要再敢倒下,老子打爛你的屁股。」尖嘴漢子威脅道。



嚇得楊钰瑩強忍下身的酸麻站穩身子。



隨後,這個鋼夾上也被挂上兩個砝碼,嬌嫩的小肉粒被砝碼的重量下拉得細

長。楊钰瑩早已痛得渾身發抖,細小的汗珠從白嫩的皮膚滲出。接著,兩邊的陰

唇也被夾住挂上砝碼,將兩片花瓣拉得老長。



這時,國字臉的手機又響了。又是上面打來的。



「是首長啊,我們取得重大進展,現在我把材料傳真過來……由于人犯十分

狡猾,我們認爲還有進一步深挖的必要……什麽?見機行事?好的……好的……」

電話挂了。



國字臉收起手機,冷笑著說「楊小姐,好戲才開始呢。」



……



************



經過三天殘酷的折磨,楊钰瑩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氣,驕傲之氣早已不

複存在。每天都赤身露體任憑三人蹂躏發洩。還要接受變態的折磨,三個人中,

尖嘴漢子最兇惡,下手也最狠,SM的花樣層出不窮,象「仙女登梯」、「童子

獻桃」、「扯奶頭」、「紮陰唇」等,每回都把她弄得死去活來;國字臉雖然表

面上一派正氣,其實也一肚子壞水,打起炮來不甘人後;苦瓜臉雖然其貎不揚,

陽具卻是最長的,且耐力特強,每回和他性交楊钰瑩都痛苦不堪。誰知道這樣的

日子何時是個盡頭呢?